舒涩

骨鲶,丝路,三日鹤,

骨鲶/早上好

是小甜饼。

骨喰藤四郎醒来时,身体有如千钧,脑袋昏沉发热。
抬眼阖眼间是好几个梦境,是纠缠的身躯,是身下恋人紧皱的眉头,骨喰藤四郎不记得自己是否在一下一下掐着腰把人往墙上撞的时候吻去他眼角因快感和难堪而渗出的泪水。但如果是他清醒的时候,至少在没有喝那么多的情况下,他会这样做。
是喝多了之后的反应,意识在浮沉之中,他做了他想做很久的事。
腰窝处攀上一只纤细的手,冷不丁的,他一把拍开。很快那只手又锲而不舍摸上来,环住他的腰,骨喰藤四郎光裸的脊背贴上恋人的长发。
骨喰藤四郎转过身子把鲶尾藤四郎从被窝里偏下的位置捞起来,把人的脑袋往自己肩膀上靠,他低头吻了吻怀里人的发旋,双目放空了几十秒才想起来问候:“醒了吗?”
得不到回应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骨喰藤四郎面无表情地拉过那只手,捂在自己的胸膛。
“早上好――”

鲶尾藤四郎的腿在床上蹬开一大片软绵绵的铺盖,他的脸有点红有点烫。昨天的爱人醉酒之后做了更刺激的事,他有点害羞又有一点开心,脑袋拱在枕头下面轻轻晃一晃。他想把骨喰抱住在他的颈窝里蹭一蹭,但是又不太敢。
万一打扰到骨喰怎么办呢?他在睡觉诶……
果然还是好害羞。
他正在纠结是否要去看看自家恋人的睡着时候的盛世美颜,顺便摸摸抱抱亲一亲。这样就很满足了――你想,那可是骨喰诶!
啊……这种可以抱抱的机会不是超级难得的吗!

然后就被这家伙拉到怀里了。

什么嘛……
鲶尾藤四郎嘿嘿笑了一声,他弯着眼睛把骨喰藤四郎一整个儿抱住了。
“早上好――”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