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涩

骨鲶,丝路,三日鹤,

wales就是那种渣攻操作,迫不及待想看eugen和波斯猫手挽着手亲昵倚在同一把伞下,从车里缓步走出来,镶水钻的高跟鞋踩起涟漪。俾斯麦鼻尖蹭蹭eugen的发丝,看她的眼神温柔缱绻

然后wales沉默着和胡女士站着屋檐下,两人十指相扣,胡德手拿莎士比亚集满眸都是诚挚,wales裹紧风衣同迎面走来的eugen对视,幸运舰小姐脸上露出淡然的敷衍的笑容,而wales深情款款地望她一眼,而后脸上的神情也变的礼节式的应付。

胡德对着俾斯麦耸肩,俾斯麦无谓的摊手。

老情人在大雨滂沱的舞会前重逢,然后擦肩而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