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涩

骨鲶,丝路,三日鹤,

骨鲶/告白

胁差组真好吹他们一辈子

梦里什么都有。

骨喰藤四郎从未料到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在同事笑面青江先生的饯别宴上,作为后辈与同事,所发生的用错敬语一样的尴尬情况。
骨喰藤四郎想起自己在国中时候的考试文章,“考妣大人亲启…………儿骨喰藤四郎拜上。”被教语文的班主任用两根指头夹起卷子,鼻孔朝他扬着,轻飘飘扔在课桌上的情景。

当然没这么难堪。

笑面青江先生首先举杯,他眯起眼睛不自觉露出笑容来,像嗅见猫薄荷的喜马拉雅长毛毛一样迷醉,酡红浮在他略高的颧骨上,亮晶晶的吧台灯光下他的面孔更精致了,他拿着柠檬奶糕的左手翘起一根食指,将披散下来的黏在双眼间的额发拿开,笑面青江扭扭脖子,感到脑袋异常的沉重,回过头来他笑出了声,长发泡在碎掉的朗姆酒瓶还剩点的残液里面,浸了水实在重。
站起来会被烦恼丝拖累,于是他只好先慢慢将脚放在椅子上又用一个巧妙的屈膝使自己的臀部悬空,而后保持着半蹲半跪的诡异姿势向骨喰藤四郎劝说,并将那杯甜腻的樱桃伏特加往骨喰藤四郎的唇边凑。

“骨喰……我说真的,我佩服你……我热爱……嗝”

他眨眨眼睛,没错过骨喰藤四郎眼眸里不同往常的光彩,平日那眼睛尽管好看,却始终不是这样浓郁清透的紫藤色。
目光尽管看似毫无目的,却透出也许他自己都未察觉到的情感――笑面青江曾见过骨喰藤四郎执着地往休憩室跑,带一瓶加糖的奶咖啡,把那暖褐色的液体倒进某个人的杯子,望着打死都分不出来是谁的咖啡杯出神,或一遍一遍摩挲雪白的骨瓷杯壁,偶尔嗅嗅咖啡的香气,就这么度过了不长的休息时间。

笑面青江心想这简直是痴汉。

好机会,骨喰藤四郎,喝这饮料,直到你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像真心话大冒险――你到底喜欢谁呢?

笼手切江还是堀川国广?

笑面青江将手凑的更近,杯口差点贴上骨喰藤四郎的唇瓣。
骨喰藤四郎把纸巾拍拍虎口上黏糊糊的糖浆他一直盯着那碟切成小块的芒果拌榛仁吃,没想到上面淋了蔓越莓糖浆,这没关系,他吃的很开心,如果不是顾及到礼仪他会将那么四小碟全部吃掉,当晚饭一样吃掉。

骨喰藤四郎心跳有些快,胃袋里涌起芒果的气息,他往下看了看自己的小腹并无异样,随即抬起头对笑面青江露出个可以算得上友好的表情,伸手接过接他递来的酒,端详片刻觉得这东西应该是甜滋滋的,于是仰脖一饮而尽。

好家伙,那是个裹了砂糖的燃烧弹。

浦岛虎彻过来右胳膊攀住他的肩膀,他今晚也将头发披散,硬扎扎的黄色头发碰倒骨喰藤四郎的脸颊,骨喰藤四郎试图去推浦岛虎彻无果后改变策略。

他再拿了一块芒果吃,把坚果送到浦岛虎彻的嘴边给他尝尝味道,浦岛虎彻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了“好吃啊骨喰!”
浦岛虎彻扬起脸一脸轻松愉快的神情,他握住杯颈,把鸡尾酒倒进骨喰藤四郎刚刚饮过的玻璃杯内,“二次鸡尾酒调制!”
这么说着的浦岛虎彻挥舞着手臂,一只脚轻微踮起,从桌子上拿出柠檬片和盐招呼,

“服务生小哥!请再来一杯。为这位超会吃的小哥!不,再来三杯!怎么样骨喰!”

骨喰藤四郎瞪大了眼睛皱起眉头盯住浦岛虎彻的脸,随后他晃晃脑袋,颊边的白发扫过衣领。

“这没关系的,再三杯可以。”

骨喰藤四郎本可以选择沉默或者扭过头去表示自己身体的不适等种种原因来拒绝,但此一别山高水远,他们为前程各奔东西,谁又能对好友和前辈递来的分别的酒说不或摇头呢?

历经众人的劝酒和猜拳之后骨喰藤四郎终于感到脸颊上微烫的温度,他眨眨眼睛,轻微的冰凉让他感到睫毛根部湿透了,全是水汽,世界变的可爱而甜腻起来,骨喰藤四郎似乎失去了限制,他将桌子上的戚风蛋糕和粘兮兮的蜂蜜柚子酱挨个拿到自己面前。

天旋地转,dj放的音乐好吵。
光怪陆离的光斑到处乱射。

迷迷糊糊中他看见兄弟鲶尾藤四郎从座位上摇晃着站起来,西瓜红沙滩裤下一双明晃晃的腿修长匀称,正踩着乱七八糟的步伐,粉蓝的人字拖让他差点摔倒,打了个滑他猛地扶住墙上的消防栓。

他今天穿的很居家很接地气,骨喰藤四郎内心吐槽,简直像一个中年油腻男子。

鲶尾一步三转打着旋儿往舞台上走,身影微微后倾,骨喰藤四郎担心他是否看得清楚路,明显的“眼高于顶”,凭借身体重心的勉强保持和对危险的直觉仰起脑袋走路。
鲶尾藤四郎走到小舞台中央,上面当然没什么人,杂色的地摊上只剩一些用过被丢弃的彩屑。

他慢慢举起双手,似乎要宣布些什么事情。骑士鲶尾藤四郎也没多想什么,他只是决定要往前走一步,往前走两步,挨近一点,和那个人挨近一点。

但是不知为何,身体不受控制地往舞台上走了,他心里滚烫着,有些想往下冲的冲动。鲶尾藤四郎想要发出声音,可是喉咙钝涩心脏酸楚。像一不小心吃了个酸溜溜的东西后也被催吐。

他总是将骨喰藤四郎留下的咖啡一口一口慢慢喝完,也想象骨喰藤四郎煮咖啡时候的样子,他来到休憩室的时候咖啡多半凉了,但喝起来还是很香甜。里面放了砂糖和很多的奶油泡。喝的时候他也看窗外骨喰藤四郎看过的风景。对定期的一杯咖啡心怀感激着,有时候他甚至会为这一天唱一些歌。鲶尾藤四郎小时候唱歌,被乱藤四郎抱怨吵的耳朵疼,请鲶哥小声一点。从此他不怎么唱歌,实在高兴了就小声地哼两句。

“这是美好的一天呀,把香甜的未来都给我吧……这是美好的一天呀……”

鲶尾藤四郎常常在入睡前对空气举起双手,也对空气说话:“骨喰啊,抱抱我吧。”然后空气里的那个骨喰藤四郎也就真的抱了他一下,鲶尾藤四郎这时候就将两条腿叠起来放下去,把被窝蹭乱瞪开,想要更多接触到空气里的骨喰藤四郎,闻闻他身上经常有的水果的甜气。

鲶尾藤四郎看到过骨喰藤四郎往衣柜里面放一些香气扑鼻的甜水果,他也经常想把衣柜里面的水果换成其它比如鹤丸国永前辈说的整蛊东西,一想到骨喰藤四郎抱自己的时候都是那种味道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现在他还是对空气中的骨喰藤四郎举起双手,心里想着就在现场的骨喰藤四郎的样子和甜香,有些委屈地想要一个拥抱:“骨喰,抱抱我可以吗?我这几天超累啊。你在我身边晃来晃去,又喝了这么多酒,我怕我会忍不住告白喔。”

骨喰藤四郎就一路看着鲶尾藤四郎走上舞台举起双手,往常鲶尾藤四郎这么干,就意味着他又要开始他的表演了,
鲶尾藤四郎有一天被他看到举起双手,双腿不停往地上蹬一踮一踮,仿佛在联系某种诡异的舞步,甚至到了洋洋自得的地步。他忍不住发问说干什么。鲶尾藤四郎脸上的表情有了一丝裂缝,微妙地脸红了。骨喰藤四郎表示理解,还知道害臊,说明这人不会丢到外面去。

乱藤四郎推开门走进房间,拿走一包薯条。看见这一摇头吐了个槽:“又在跳印第安部落的求偶舞了吧,鲶哥。”遂啪啪啪鼓了几下掌跑出去了。

骨喰藤四郎不知道他这次是不是又要跳印第安酋长的求偶舞,丢人的很,可是他莫名其妙想看鲶尾藤四郎跳这个舞。反正今晚上青江先生在,都是熟悉的人,应该没有大事发生。于是他也高举双手鼓起了掌,和着dj放的鬼音乐的节奏。同时一边眯起眼睛去观察自己的双生兄弟,希望今晚不要闹太过。

鲶尾藤四郎看见骨喰藤四郎了,看到他也举起双手,像是要给自己鼓励一样,他有些惊慌失措。酒一下子醒了不少

“什么,原来是这样想的吗?骨喰?”他也想起很多的细节,今天晚上的骨喰藤四郎可能发现他的裤子被鲶尾撕了个洞,所以他才一直吃水果不去拿酒喝!他接受了很多人的敬酒,唯独没有喝他的一杯。骨喰藤四郎此时此刻在看着他,为他鼓掌。你看,骨喰他这时候只瞪我啊,他只瞪我一个人!他是不是要整我了!

鲶尾藤四郎被巨大的懵逼淹没,但是他还是维持着无悲无喜的表情。
他放下了一只手贴在裤缝上,趁人不注意揣进兜里,用剩下举起的手挠挠头。

你该怎么做呢?

四下皆喧,唯有吃了头孢片的物吉贞宗是冷静的,看骨喰鲶尾二人将要冷场,为防前辈尴尬他也鼓起掌来,于是同事们随着物吉贞宗一起鼓起掌来,笑面青江正半梦半醒间,搁在桌子上的下巴不知道被谁鼓掌的胳膊撞了,惊得他弹坐了起来。四下一望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见大家都齐心协力鼓掌不知为何有些热泪盈眶。

他决定为今晚的分别解放一下自己,仗着自己身高腿长,他高举双手,一边鼓掌一边绕着全场大步前行。笑面青江生的精致又华美,这样一个人热烈地鼓着掌,以期冀的目光看着女士和先生们,嘴角翘起眉眼皆弯。配合着整齐热情的掌声,富有动感的节奏,以他富有感染力的笑容鼓舞在场的每一个人,鼓舞他们也举起双手,为那个孩子鼓掌!

他们的视线在舞台的中心,可怜的纯情少年被这样大的氛围吓着了,正不知所措。

作为一家有格调的酒吧,服务生都是察言观色的好手,更有好心慷慨的客人痛饮美酒后面对此情此景感叹万千,大手一挥替鲶尾藤四郎买了高昂的求婚服务,于是侍者贴心送上洒金粉的玫瑰花,附赠暧昧和祝福的笑容。

鲶尾藤四郎的冷汗要下来了。他没敢看服务生的眼睛,一把接过花,将其紧紧捧在胸前,像个为烈士献花的小学生。

居然将老板惊动,面容英俊的蓝发青年从幕后走至台前,鲶尾藤四郎总算明白了这乱放歌的垃圾DJ是谁,原来是老板。

这男人脸上挂的笑格外慈祥,让鲶尾藤四郎想起了自己的爷爷,背脊冷汗涔涔。老板亲切又温和地拍拍他的肩膀,右手虚握成拳在鲶尾藤四郎的胸膛捶了一下,声音像月色里的松涛。
“把握好机会,年轻人”

于是掌声雷鸣。
这个年轻人今晚将向他的暗恋对象求爱,有什么比见证一对爱人的相恋更激动人心呢?

鲶尾藤四郎手捧鲜花,脑子里全是骨喰藤四郎发怒的样子,他顾不得暗恋与喜欢的心情,只求骨喰不要低头看裤裆。
他晃晃脑袋,一手拿起鲜花一手撩开自己被汗黏在额头的刘海,大声说出请求原谅的话语。

“骨喰藤四郎!骨喰!”

笑面青江吃了一惊,浦岛虎彻和堀川国广也齐齐盯向骨喰藤四郎。浦岛虎彻本来左手搭在骨喰藤四郎的肩上,这会儿迅速放开,堀川国广站在骨喰藤四郎的前面,而骨喰藤四郎坐在高凳子上乍一看像他坐在骨喰藤四郎怀里。
堀川国广心道不好灵活避开,嚯一声跳起来站到笼手切江旁边。

骨喰藤四郎还在鼓掌,没怎么听到鲶尾藤四郎喊他,物吉贞宗赶紧用手肘推推他。“喊你呢前辈。”
骨喰藤四郎没反应过来,以为教授点名怎么,当即站出来举手示意自己在这儿。他注视着鲶尾藤四郎手捧鲜花,似乎腿都在发颤,而他的兄弟接下所说的话让他更摸不着头脑,根本就没懂意思。

“骨喰藤四郎诶!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吧!!”

评论(2)

热度(36)